叁伞散散

=蒂子 头像from my lovely亲家@上下又又又木
一条不起眼的咸鱼

 

悲惨世界大事年表

青草莓6576:

马克一下√感谢整理


头骨先森想爬墙:



未完,有参考 
括号内为人物当时年龄
欢迎捉虫及讨论
ABC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1729 国民公会代表G出生
1739-1740 米里哀主教出生
1740 吉诺曼出生
1752 马白夫出生
1768 冉阿让出生
1780 沙威出生
1788 德纳第太太出生
1793 冉阿让(25)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
1795冬 冉阿让因偷窃面包被逮捕
1796.4.22 冉阿让(28)被判5年苦役
1796 芳汀出生
1800 冉阿让(32)最后一次听到姐姐和孩子们的消息;第一次越狱
1802 冉阿让(34)第二次越狱
1803 沙威在土伦监狱任副典狱长(存疑)
1806 芳汀(10)离开滨海蒙特勒伊去城区附近的农户人家里做工;冉阿让(38)第三次越狱;安灼拉出生
1809 冉阿让(43)第四次越狱;国民公会代表G(80)去世
1810 马吕斯出生
1811 芳汀(15)来到巴黎
1815 巴纳斯山出生;珂赛特出生
1815.6.18 德纳第无意中在滑铁卢搭救彭眉胥
1815.10 冉阿让(47)刑满释放
1815.12 冉阿让(47)来到滨海蒙特勒伊
1816 爱潘妮出生
1817 吉诺曼先生(77)同马吕斯(7)每周在T.夫人家消磨两个下午;阿兹玛出生
1817春 芳汀(21)被多罗米埃抛弃
1818春 芳汀(22)离开巴黎,珂赛特(3)被托付给蒙菲梅德纳第一家
1820 沙威(40)来到滨海蒙特勒伊做探长;同年不久后冉阿让(52)提升为市长
1821 米里哀主教(82)去世
1823.1 芳汀(27)被调戏,沙威(43)欲逮捕芳汀,被冉阿让(55)阻止
1823.3.25 芳汀写下移交珂赛特的证明
1823.7.? 尚马第案
1823.7.? 芳汀(25*原文如此,似应为27)去世
1823.7.25 白旗报与巴黎日报登载冉阿让案情
1823.11.16 冉阿让(55)假死逃狱,次日登报
1823.12 沙威(43)在报纸上读到冉阿让的死讯
1823.12.25 冉阿让(55)到达蒙菲梅,接走珂赛特(8)
1824.3 冉阿让(56)在圣美达教区遇到假扮成乞丐的沙威(44),不久后与珂赛特(9)逃入修道院
1825 吉诺曼(84)收养马侬的孩子
1827 彭眉胥少校去世;马吕斯(17)改变政见
1828 马吕斯(18)与吉诺曼(85)决裂,加入ABC,后因政见不合离开
1829 冉阿让(61)同珂赛特(14出头)离开修道院
1829.10 冉阿让(61)租下卜吕梅街的住处
1830 马白夫的兄弟去世
1831夏 马吕斯(21)在卢森堡公园对珂赛特(16)一见钟情
1832 吉诺曼先生(91)
1832.2.2 马吕斯拾到德纳第的敲诈信
1832.2.3 冉阿让(64)被德纳第(60+)骗至戈尔博老屋,沙威(52)随后赶至,逮捕猫老板帮派
1832.5 马吕斯(22)与珂赛特(17)每天在花园中秘密约会
1832.6.6 街垒日
1832.6.15 沙威(52)死讯登报
1833.2.16 马吕斯(23)与珂赛特(18)举行婚礼 
1833夏 冉阿让(65)去世






  76

是饥荒paro的安雷(

开了脑洞就噼噼啪啪画出来了

大概就是“你不仅骗我你还坑我”的故事(??)

安哥的衣服……20世纪初的英国绅士马甲就很好了【靠】

还有张安哥忘换电脑存了,明天发

  41 4

睡不着,真难熬

 

展会好玩(
疯狂钓鱼疯狂赌钱(。)
唯独玩弹弓,非常残念(……)

  3 3

什么,发生了什么,lofter为什么不让我看1789的tag了(

 

Sebby x Male Player

果然什么都比不上心意互通啊!!纯情dokidoki(

顺便农场主的名字叫费比斯【Phoebus】太阳。

  4

Samuel风评被害(???)

  5 2

【星露谷物语】light 02

02
“你下来,自己走。”

“哎呀走不动哇哇哇……”

伤脑筋。

哪有人自个儿跑来说要一起喝酒结果自己吨吨吨把自己给灌醉了的?

谢恩无奈地扶起了这个小青年,拉拉扯扯地把对方朝着农场的方向拖。没办法,总不能放着他一个人在沙龙里边。

“……嘿。”他尝试和对方搭话,“你是叫西尔吧?”

“是啊,之前在镇上看到你时我还打了个招呼,你理都没理我。”

谢恩有点尴尬。

“不过咱俩今天喝了个痛快,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哈。”

他听着身边的人唠唠叨叨了一大堆,有点鬼使神差地说,今晚的星空真美。

西尔安静了下来,默默地望着星空,默默地任着谢恩的搀扶走着。

“……西尔。”

“嗯?”

谢恩吸吸鼻子,接着道:“有没有人说……你漂亮得有点像女孩儿?”

“……”

“……”

谢恩突然有些后悔。

“哎呀讨厌,”随后他听到旁边的人捏着嗓子笑道,“一般般啦。”

随后他们回归了各自的生活,谢恩依然持续着起床上班喝酒睡觉的生活,而西尔仍在镇上生龙活虎地充当着万人迷交际花的角色,偶尔他们在沙龙打个照面也还会坐下来喝几杯,一来二去也算熟络。

“嘿谢恩!我给你带了点辣椒酱!”

“……哇哦。你知道我喜欢这个?”

那当然啦——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他看着面前的小青年扬着下巴一脸得意地哼哼笑,仿佛鼻子翘得老高,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有点可爱。

随后对方朝他招招手,抱着背包扬长而去。

至少有那么一个朋友,也不算那么坏吧。

  3 3

【星露谷物语】light 01

好久没写文了!!写个小短篇复健
星露谷物语相关 Shane×Male Player
------
00
谢恩自认为自己是这世上最悲哀的人了。诸事不顺,前程犹如一道深渊,透不过气,投不进光。他的生活永远是这么压抑,永远毫无生气,浑浑噩噩。

后来从城里来了一个小伙子,居然就自顾自地把他从这深渊里拉了出来。

01

“一杯啤酒。”

“晚上好啊谢恩,”吉斯递给了他一杯啤酒,而后瞅了瞅他:“今天也没有什么改变吗?玛妮总不能一直担心你——”

“……那是我自己的事。”

老旧音乐机飘荡的悠扬音调和着暖金色的灯光将他与旁人分隔了开来。他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边儿,只是一言不发,喝着闷酒,冷眼旁观。

与我无关。他念着,所有的美好和繁华都与我无关。

门边上悬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响了起来。店里的人们无论是相互畅谈倾吐心声的,大口喝着啤酒的,还是独自静静坐着的,都将视线移到了门口那个客人的身上。

“——嘿!你好啊西尔!”

吉斯热情洋溢打着招呼。谢恩抬眼扫了眼,不太熟悉,但隐隐记得是先前那个初次见面却被他恶语相向的人。是那个新来的牧场主吧?

但来人是谁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并不想跟别人有什么交集。

可那人显然不那么想。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会有人能这么自然地就自顾自坐下来跟一个并不熟的人边喝酒边唠嗑?说到兴头上还要和他干杯。

谢恩认命地听着他喋喋不休地从zuzu城谈到刚钓到的一条鱼,他不喜欢说太多话,但他不得不承认对方似乎的确有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

他打量起了面前的小青年。说不上有什么特点,说潮不潮说土不土,就有股淡淡的斯文气,脸上的雀斑又提醒着别人这不是什么正经的主儿。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了。

没什么了吧?

虽然他一直都移不开凝视对方孔雀石绿色双眼的视线。

  4

乱涂
不打tag了(?)

 

© 叁伞散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