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伞散散

-生而为此,切莫为我悲伤。-

 

【原创】闹剧

天气不太好,天气不太好。
湿而闷热。
乌吉梭从窗口翻进了剧院的梳妆室。胸前的深红领巾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他抬手,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细碎的红发黏在了额前。
女人们扑扇着扇子,脂粉味在屋里四处飘着。她们回头略瞟他一眼,便用扇子遮住半脸,靠在一起咯咯调笑起来。
“哎呀……娜蒂希——你的小园丁鸟来啦!”
乌吉梭慢慢地朝里头走,悄悄松开女人们取乐意味搭在他身上的手。他看到娜蒂希起了身,轻轻巧巧而独具风韵地走向他。
墙边布谷鸟不适时叫了起来。布谷,布谷,还有女人们略带失望的轻哼——他看到娜蒂希越来越靠近的碧蓝双眸和微张的涂抹得火红的唇,熟悉的香水味一并飘了过来。
他双腿迈向前方,伸出手去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
娜蒂希捧起他的脸细细端详,轻轻擦去灰尘,理了理他额前湿答答的碎发。“别动——再等一等。”
“……最近好吗?”
娜蒂希被逗笑了。
“好得很,小老虎。”她的手穿过他后脑的短发,往前轻轻带了带,偏头在他脸颊落下一吻。“倒是你啦?嗯哼~你今天很狼狈。”
他听到自己的笑声略带歉意。
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清脆——但却挠得他心头酥酥麻麻。
“再等一年,好吗?一年我们就回去。”
“…好。”
她的嗓音像百灵鸟。清脆,明亮,悦耳至极。
无数次——他无数次想将这清脆的嗓音据为己有,或者将之囚禁,割裂。但那股不自然冲动被压制在了他的理智下。他恨他的理智,他爱他的理智。
他清楚,很清楚。他恨她,他更爱她。
娜蒂希的唇离开他的耳边。他又得以重新凝视她碧蓝的双眸。那是双时刻充满着魅力的双眸——使他无数次地沦陷其中。
她微长的指甲在他胸前轻轻磨蹭着,但他的喉咙却哽住,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布谷鸟在这时不适时地响了起来。再次。
“…噢,我想我该走了。”
他失落地松开搂住她的双手。
“乌吉梭,你先离开这里吧?”她回头望向她的情郎,对着呆愣在原地的他噗嗤一笑:“……我想我们之后很快可以见面。——噢天呐我的香水呢?”
她走出了梳妆室,剧院透来的光影被她的曼妙背影渐渐遮实。
他转身,翻窗离开。

 
评论

© 叁伞散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