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伞散散

=蒂子 头像from lovely 小喵
一条不起眼的咸鱼

 

【原创】蛾

这篇文其实已经是蓄谋已久(x
之前忙里偷闲写完手稿就一直拖拖拖到现在。
完全不知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很电波(。)
以上是注意事项x
ok?
↓↓↓
“躯体,终会以引人厌烦而告终。除思想以外,没有什么优美和有意思的东西能留存下来,因为思想就是生命。”------萧伯纳
 
「蛾会扑火,因为它喜欢光亮,惧怕黑暗。」

伊莱莉娅伏在桌旁,手边放着刚完成的数学功课。她的面前是一盏被暖黄色光芒包裹的油灯,火焰颤巍巍,仿佛随时都会向她宣告寿命终了。

她凝视着它--倒不如说是它身边的几只小生命。灰白色的蛾在火焰旁晃晃悠悠,扑扇着薄薄的翅膀贪图更多温暖。

它们想偷火,就像很久之前为人类光明而做斗争的天神那样,伊莱莉娅想。她为看得更清楚些,而将她的小脑袋朝前凑了几分。然而这些小家伙太小了,微不足道的它们足够被期许为它们的同伴也带来光明吗?

几个摇晃着的身影贴着火光在墙上打下了活动的黑色印记。其中一只蛾向火靠得更近了,它扑扇的翅膀与那摇曳的小太阳互相亲吻,为它自己点缀上了金色的明亮------而后迅速堕为焦黑。

“哎哎着了着了!”伊莱莉娅慌忙地伸出手,忍不住去驱赶飞蛾。伟大的小偷们四散而开,绕过了她挥动的手而后得意地向她炫耀起它们的灵巧。

“命运不凡的偷火者。”

她的贴身侍者戈温为她送来了红茶。皮鞋踩在地板上厚实的声音、红茶落到杯中的声音、均匀呼吸的声音,这一切都使人感到安心。事实上她也为此着迷,静静地聆听。

“不早了,您该去休息了,小姐。”

“父亲他回来吗?”

“……这我不太清楚。”

“呜呃。”

她瘪瘪嘴,趴在桌上的小脑袋咕噜咕噜转了转,鼻间传出猫咪似的闷哼。

戈温将红茶具收起来,拍拍他的小姐的背无奈笑了笑。他看着伊莱莉娅伏在桌上的小脑袋不情不愿地抬起来,而后听到了从很远的走廊上传来的声音。

咚、咚、咚,缓慢沉稳,每一步都稳健而富有节奏,这个声音是老爷的脚步声,他不会认错。

他看着他的小姐惊喜地跳了下来,打开门一路小跑出去。也许,只有这种时候她会这么开心了吧?

-------
伊莱莉娅躺在床上紧紧握着父亲送她的指南针,面露喜色,兴奋不已。她着迷地凝视着上面晃动的指针,而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门被别人打开。

“小姐……您还没睡吗?”

戈温站在门口探了头。蓝色的月光柔和明亮,至少今天是这样的----雨季到来后夜晚的天空时常覆满了云,淅淅沥沥的雨声总是比晴天的安宁更能让人觉得忧郁。

伊莱莉娅转过头,背着月光反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戈温!父亲说下次要带我去航海呢!”她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瞧!指南针!”

“但是您该睡了,明早不是还要去将军那边吗?”

这样浇冷水事实上是不太好的,戈温突然有些愧疚。

------
海风柔和清爽,天上还有很多很多星星。伊莱莉娅听到海浪悄悄拍打船边传出的“啪沙”声响,还有一阵阵虚无缥缈的歌声。

高处有一盏发着幽光的灯,自发现它的存在后伊莱莉娅就一直失神地凝望它。

……不,倒不如说是它身边的几只灰白色的蛾。可是,海上也有飞蛾吗?

歌声又近了些,这是阵令她心神不宁的歌声。她不再抬头凝望,而是开始环顾四周。尽是些华贵之人。她低头,看见一个头戴宝石皇冠身穿华服的人。他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他放声高歌----但伊莱莉娅看不清他的脸。

结束了。掌声雷动。她看到了她的父亲也为那人卖力地鼓掌。

她鬼使神差地再次抬头望向高处悬着的船灯。灰白的飞蛾越来越多,绕着暗淡的光飞行。拍打着、触碰着灯的玻璃,它们想要触到那微不足道的光。

她迈出一步,却发现许多人伸出手开始试图驱赶。而刹那之间----

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色的蛾,它漆黑的庞大身躯摇曳着冲向了高处的那一盏灯。风声呼啸悲鸣,密布阴云将原本晴朗美好的天空掩蔽。海浪一次比一次来得更加汹涌,拍击船边令其晃动摇曳难以安定。伊莱莉娅紧抓着船舷尽力维持平衡,脚下不知何时漫起的水却令她滑向地面松开了手。她瞪大了双眼呆望着,那只黑色的蛾不断用身体冲击着船灯,灯罩的裂痕随撞击一次次地扩大。像一柄重锤在她心脏一下一下地敲,咚、咚、咚,最终那盏船灯在顷刻间化作了无数黯淡的碎片。那只黑色的蛾,它的周身燃起了金色的火焰----它扑扇翅膀飞舞挣扎试图逃离,但一切都往不可预期的地方发展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水终于跃上了船的头顶。伊莱莉娅没听到任何人的惨叫和悲鸣。她听不到。

海水咕噜咕噜自顾自地唱着。

她惊醒自梦中。

------
“真实,严酷的真实。”——丹东

“这是给罗伦将军的。”背着满满一筐草药的少年将一包药塞进了伊莱莉娅的手中,“将军今天不在吗?……喂,艾莉?”

“什么?”

“你有在听吗?把这个拿给罗伦将军。”少年没好气地嘟囔,朝伊莱莉娅翻了个白眼。

作为回礼伊莱莉娅朝他吐了吐舌。

“没其他事了吗小药童?”

“……别叫我小药童!我以后可是要成为皇家护卫队的士兵的!”

“你的捷拉导师可不会同意。”

“她支持我!”

“好好好,祝你成功,大队长。”

伊莱莉娅站了起来,把少年往城里的方向推。说实在,每次见到这个人进来都得浪费好长时间。

但她并不反感。

……
“您是卡连西亚的人?”伊莱莉娅好奇地打量着面前这个面色灰暗深情低落的人。他的衣衫褴褛,沾染了泥土。看上去似乎是个农民,而且是境遇糟糕的农民。

卡连西亚的庸君,狂妄自大,闭目自封-----明明国家落后得不行。

但人民是无辜的,不是吗?

“罗鲁加不接收卡连西亚来的人……”伊莱莉娅突然想起了昨晚上的噩梦。她顿了顿,“呜……但现在将军不在,您可以去屋子里坐下来休息一会等待答复。”

看着对方带着感激的眼神她笑了笑。

“祝您好运。”

下一个。

在她还未喊出来时,就有一行人自顾自径直走了过来。

衣服还算体面。没那么破烂。她开始逐一打量起来,最后目光定在了他们身后一个男孩的身上。

年纪大抵与她相仿,但看上去比她还要矮一些……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但他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她的身后,她疑惑地回头,什么也没有。

奇怪。

最前面的男人-----看着倒像个绅士,似乎在翻找什么但过了几分钟后依旧无果。伊莱莉娅撑着脑袋看他,觉得有些好笑。

“玛戈,信呢?”

“被你扔了。”

“什……呃算了。”

男人把目光定在了她身上。那看上去有些轻蔑,大概是错觉吧?伊莱莉娅想。
他清清嗓子,单手在前向她鞠了一躬。而后朝她微妙地一笑。

“您好,小姐。”

“嗯哼。”

她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她。

“我们是来见罗伦将军的。”

“他现在不在,你们可以先去屋里等着。还有……你们是从哪来的?”

“卡连西亚的东城佣兵团,我是团长诺伊森。”

他露出了一个没带着什么情感的笑。

“伊莱莉娅,你可以叫我艾莉。……欢迎来到罗鲁加。”

她转头望向那个男孩,不知为何脑里再次出现了那只黑色的蛾。

这意味着什么?

伊莱莉娅不得而知。

但她只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蛾从黑暗到了光明,并不意味着它到达了天堂。因为不论何者,对它来说……都是地狱。」

fin

  3
评论
热度(3)

© 叁伞散散 | Powered by LOFTER